+
返回顶部

点我,联系我们

4000-600-366

基层医生更需要移动医疗APP开发体系的支持

日期:2015-11-12 作者:老王谬论 来源:www.ewhale.cn 人气:-

2014年,互联网在线问诊、线上售药、线上挂号等都得到了迅速的发展。在2015年,移动医疗APP开发更是来势凶猛,在线问诊、在线买药将紧密结合,进一步打通在线求医、买药等多个环节,构建互联网医疗新生态。在众多商业模式中,目前看来,有潜力的方向主要有医患社交APP定制平台、医药电商、智能可穿戴医疗设备等。

而其中在基层的医疗医患关系尤为重要。村医收入低,还要承担相对高的医疗风险。周钷举了个例子,某个几千人的村,一共只有几个医生,村医还是入不敷出。而一次误诊事故,村医要比普通医生承担更大责任。加之村医的专业水准受限,又缺乏配套的医疗设备,医疗事故也更容易发生。
基层医生更需要移动医疗APP开发体系的支持

移动医疗APP开发想做一个基层医生、村民、和大医院医生三方需求驱动的产品,而这个切入点就是村医。诊断的时候,需要对病人的心电图进行记录和解读。受到专业水平的限制,很多村医不具有解读心电图的能力和资质,而病人转诊的时间和经济成本都要自己承担。“有时候我在想,我们做移动医疗做什么,终归是要通过技术手段,缩短医疗诊断空间和时间的距离。” 周钷说,“所以我们做了 12 导同步心电仪,一来可以救人命,二来还可以规避医疗风险。”

 

对于村医而言,每单交易,益体康只收取几块钱的平台支持费用,有的村医一年能增加一两万的收入。现在平台上有约 200 个村医,设备售价 2000 元到 3000 元,村医都是通过口口相传,互相推荐,主动购买的。对于村民而言,通常只有市级以上医院才有心脑血管专家。转诊的过程可能长达一两天。村医收取村民 20-30 元的费用,村民就可以得到心血管专家的读图意见。

 

大医院的医生则受到责任心、增收和科研三驾马车的驱动。大医院的心脑血管科室很难接触到一线病人。“这些医生在我们平台上,一个上厕所的时间就能接一单生意。” 周钷说。“一个医生一天能接一二十单。” 目前与益体康签约的有十几个医生,并且与大的医生集团和三甲医院合作。平台现在有十几个医生,通过类似滴滴打车的派单的方式,5-10 分钟快速进行反馈。

 

尽管周钷不愿意透露医生酬劳的具体金额,但是可以粗略的算一笔账。假设医生一个月有 20 天在平台接单,按照一天接 20 单算,一个月可以接 400 单。酬劳是 5 块钱的话,医生一个月就可以获得 2000 元的收入;而 10 块钱的酬劳就是 4000 元,相当于一个医生的基本工资。

 

除此之外,益体康可以每个月给医生提供几百到上千份的原始报告,通过一线病人的数据帮助医生提升科研水平,已经在一些全自动分析算法的项目上展开合作。当然,医生也会受到责任心的驱动,“我们现在每周都能解决一两起危机情况。” 周钷说。

 

 

“试想如果我们未来可以帮助到成千上万的基层医生,对应的市场将是非常巨大的 。1 个村医可以覆盖 1000 个村民,我们现在约有 200 个村医,有能力服务超过 20 万人。”广州医疗APP开发【紫鲸互联】说。

 

除了卖终端和从村医的收费中提成,周钷还是强调益体康是在以互联网的方式做事。如果能让村医通过比较低的成本把基层医疗服务做好,做大村医这个用户群体,将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件事。长远看,无论是分诊、药品还是保险,都是潜在的变现模式,目前希望尽可能把福利留给村医。而未来的分诊、药品和医疗保险都能够变现。

 

互联网的医疗APP开发就像一股强劲的飓风,给行业带来巨大的影响和变化,有些是瞬息万变,有些是因势而变,有时以不变应万变,在充满变数的“互联网+”时代如何把握好变与不变的方向、分寸与节奏,让医疗卫生行业真正飞起来,希望全体与会者和所有关注医疗健康信息的组织都能够从技术、经济运行、标准、政策、人才、安全等方面为“互联网+医疗”积极贡献智慧和力量。

 

Tag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热门关注

随机推荐